网站首页|新闻集锦|高层声音|领导思考|专题策划|深度调查|专家新论|教育之声|旅游天地|淘土货网

新浪官方微博
手机扫描
精准扶贫——富了乡亲美了乡村
2015-10-27 16:21:30  作者:胡燕磊  来源:本网

编者按:2015年是我国深入推进精准扶贫、全力实施扶贫攻坚行动的关键一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间紧迫,任务艰巨。那么,新形势下如何做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扶贫开发真正服务于广大贫困户?贵州、重庆、四川等地及时转换扶贫开发思路,健全扶贫工作机制,初步实现了由过去“大水漫灌”式的粗放扶贫向“滴灌”式精准扶贫的转变。

“多亏了咱帮扶队,我们才过上了好日子!”甘肃省定西市内官营镇村民秦发顺原本一直靠在外地当搬运工养家糊口,几年前回到家乡的他,在当地“帮扶队”的指导下,不但种上了有机蔬菜,还依靠扶贫项目支持养起了山羊,如今年均纯收入达到了4万多元。

在内官营镇,和秦发顺一样通过当地政府精准帮扶,脱贫致富的村民不在少数。据了解,从2012年开始,甘肃开展扶贫攻坚行动,短短3年时间,全省10个贫困区县实现了整体脱贫,3874个行政村摘掉了贫困帽子,全省累计减贫430万人。

甘肃的探索实践,是近年来全国各地大力推进扶贫开发,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一个缩影。

“新时期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2015年6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调研时强调,“十三五”时期是我们确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间节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要科学谋划好“十三五”时期扶贫开发工作,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

新形势下,如何有效做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扶贫开发真正服务于广大贫困村、贫困户?对此,贵州、重庆、四川等地及时转换扶贫开发思路,健全扶贫工作机制,初步实现了由过去“大水漫灌”式的粗放扶贫向“滴灌”式精准扶贫的转变。

摸准对象

移民搬迁惠民生

走进贵州省普定县龙场乡玉兔山扶贫生态移民安置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干净的林荫小路、蜿蜒的文化长廊,还有窗明几净的二层小楼……“眼下的日子是越过越好,这要放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村民李元奎的一席话,道出了当地不少搬迁移民的心声。

李元奎一家四口过去住在距离县城20多公里外的龙场乡水漕村。“漫山遍野全是石头,一块耕地,岩山要占掉一大半。”提起过去,李元奎直摇头,“平常想到城里买点必需的生活用品,一来一回就要花上一天时间,很麻烦。”

“这都不算啥,要是碰到刮风下雨,就有山体滑坡的危险,大伙得轮流值班守夜,连觉都睡不安稳。”

2012年好消息传来,贵州省在全国率先启动实施扶贫生态移民搬迁工程。为此,当地政府还建立了扶贫工作组,派出驻村扶贫干部,深入到最基层对贫困户进行摸底调查,然后根据每户的具体情况,包括贫困户文化水平、劳动力状况、生存技能等,建起了扶贫攻坚台账,为贫困户量身定制脱贫方案,实施一户一策。

“帮扶干部问得可真细,家里几口人,几亩地,几头牛,养多少鸡鸭种多少玉米,都记录在册,还帮我们每家每户想找钱的法子。”李元奎笑着说,“每天看到他们在村里为我们忙活,心里踏实得很。” 

“精准扶贫,找准贫困户、把准贫困脉、选准帮困人是关键。”当地一位干部说,“过去扶贫是‘撒胡椒面儿’。项目来了,资金来了,大家都分点,虽说管不了大用,好歹能对付个‘公平’。扶贫进入新阶段后,要解决的都是些难啃的‘硬骨头’所以思路办法都得跟着变——帮,要帮到最需要的人;扶,要扶到最关键的点子上。”

搬得出,还要稳得住、能致富。搬入新家不到一个月,李元奎在帮扶干部的帮助下,参加了乡里组织的培训,学习农机具的维修、养护,很快在县城开了一家农机具售卖点。

“到了销售旺季,借一辆小货车运送货,一年赚个五六万不成问题。”李元奎说。
据了解,按照“一村五人”的安排和“一人驻村、单位全员帮扶”的原则,2014年贵州省共选派11590个扶贫工作队、55864名干部开展驻村帮扶,对全省所有贫困村、贫困户实现全覆盖,并按每村2万元标准建立帮扶资金。

从贫困户识别,到项目资源配置,再到脱贫成效考核,一系列的精准化措施催生了显著成效,贵州省贫困人口从2011年的1149万人减少到2014年的623万人,50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010年的3153元提高到2014年的5909元,减贫、脱贫成效显著。

找对路子

特色产业促致富

精准扶贫不但要求摸准扶贫对象,还要找准脱贫路子,立足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做好特色文章,实现差异发展、错位发展。

定位于生态保护发展区的重庆渝东南地区,虽然山多地少,却拥有良好的生态资源和丰富的农产品、旅游资源,为各地发展特色产业提供了良好条件。

石柱县位于武陵山连片特困地区,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当地农民靠传统种植业难以摆脱贫困。几年前,龙沙镇长坪村村民王强生借钱盖了2间房,居住条件是改善了,可单靠每亩几百元收入的红薯,“这盖房的钱啥时能还清?”

了解到王强生家的困难后,结对帮扶干部主动找上门来,根据他家的土地和劳动力情况,商量好种植适应市场需求的辣椒。去年田里的辣椒大丰收,这让王强生喜出望外。    

“等到了明年整块田全部投产,脱贫不成问题。”原本听到“脱贫”二字就叹气的王强生,如今底气足了,信心更满了。

桥头镇铁炉村村民于福荣,是当地精准识别的贫困户,老婆患有精神疾病,儿子先天性小儿麻痹,一家3口靠于福荣一人栽种果树为生,日子很是窘迫。       驻村帮扶干部因户施策,帮助他制订了“果树套种辣椒”的脱贫路子。

“果树周期长,会有几年苗期没有收成。去年我就在两亩李树行间套种了辣椒,收入了5000多元,而且果树长得很好。”于福荣说,今年他将5亩多果树全部套种了辣椒,预计增收1万元肯定没得问题。

“今年全镇引导农民在处于苗期的果树林套种辣椒2000余亩,预计可增加收入500万元以上。”当地一位扶贫干部表示,“变输血为造血,产业扶贫是精准扶贫的关键。重点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选准富民产业载体和路子。”

与石柱县发展传统特色农产品帮助村民脱贫不同,武隆县则在乡村旅游扶贫上下足了功夫。

每年7、8月间,位于武隆县双河乡木根村的农家乐生意便一片红火。这几天,趁着暑期刚结束,游客不太多,老板任强正和几个工人对自家房屋进行装修。“把住房档次再提高一些,让客人住得更舒心。”

2011年,任强选择返乡创业,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服务,年收入达到2、3万元,成功实现了脱贫。

木根村平均海拔1330米,属喀斯特地貌,非常缺水,仙女山旅游公路未开通时要靠人工翻山越岭背水过日子。看天吃饭的窘境,让村民们辛苦种了一季的庄稼,除去成本后所剩无几。

2010年初,木根村被列入重庆市“整村脱贫”试点村。扶贫部门通过调研,决定充分发挥当地紧靠仙女山景区的优势,以乡村旅游为主帮助村民实现脱贫。经过几年发展,村里农家乐已达一百多家,不仅自己通过乡村旅游产业脱贫,还为贫困农民提供了就业岗位,带动村民一起脱贫致富。

斩断根子

教育扶贫阻断代际传递

扶贫开发离不开乡村教育,阻止贫困现象代际传递,是精准扶贫的重中之重。

进站、对标、停车、开关门、确认、驶向下一站……在成都地铁2号线,漂亮干练的地铁女司机肖芳格外引人注目。这位来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区的姑娘,是我国首位藏族女性地铁司机,也是四川实施“9+3”免费教育计划的首批毕业生。

今年24岁的肖芳出生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色足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初中毕业后,在九寨沟风景区一家艺术团跳舞。对未来,她一直认为,“跳舞是吃青春饭,过几年我会和村里其他姑娘一样嫁了,一辈子生活在高原,与大山为伴。”

然而,让肖芳没有想到的是,2009年在四川藏区实施的一项民生“新政”—— “9+3”免费教育计划,改变了包括她在内的一大批藏区青年的命运。

作为我国第二大藏族人口聚居区、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四川少数民族地区教育基础薄弱、学生就业难。针对这些问题,四川省于2009年探索实施了免费中职教育计划,即在九年义务教育基础上,让少数民族地区初中毕业生到内地国家级、省级重点学校接受3年免费职业教育。

不仅包吃、包住、免费读书,每月还有补助,这对家境贫寒的肖芳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机会。于是,肖芳重新走入校园,进入内江铁路机械学校学习,毕业后,如愿考入成都地铁运营公司。如今,工作4年的肖芳不但收获了爱情,贷款在成都郊区买了房子,还准备把父母从山里接过来一起住。

和肖芳一样享受到这一优惠政策的,还有去年进入成都某所职校深造的彝族姑娘马海阿依莫。

马海阿依莫是越西县大瑞乡林沟村人,2年前父亲遭遇车祸腿受重伤,家中仅靠母亲一人务农支撑。2014年,初中毕业的马海阿依莫正打算外出务工挣钱时,“9+3”计划扩大到大小凉山彝区的消息传来,她的命运得以改变。

“得知自己被免费教育计划招录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又可以读书了,这让我对生活又重新充满了希望!”马海阿依莫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的喜悦心情。

“扶贫扶智,扶智强能,‘9+3’是一项创举。”凉山彝族自治州政府有关负责人说,“解决一人读书、实现一人就业、带动一个家庭脱贫,这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精准之策。”

不仅是“9+3”计划,四川省对民族地区教育扶贫的差异化支持仍在拓展。2014年,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全面推行15年免费教育,今年甘孜藏族自治州参照推行。统计显示,2014年四大片区投入教育扶贫资金412.7亿元,比2012年增长13.7%。

另据了解,不久前召开的四川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专题部署扶贫攻坚,其中明确提出:建立四大片区农村中小学校直接招聘本科及以上学历急需紧缺专业人员制度;免费师范生计划培养规模增至每年3000名,重点面向四大片区;支持民族自治州、自治县稳步推进15年免费教育;实施藏区千人支教十年计划;由对口支援藏区的县、市、区选派优秀教师到受援藏区县支教两年……

“基础在教育,根本在教育,希望在教育,只有把教育作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乡亲们才能真正实现富裕,乡村建设才能更加美丽。”该负责人表示。

 

 



    

凤来谷鳅田稻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