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集锦|高层声音|领导思考|专题策划|深度调查|专家新论|教育之声|旅游天地|淘土货网

新浪官方微博
手机扫描
90高龄快活剃头匠:多年给路理“发”铺道德城乡路
2014-12-01 11:44:06  作者:刘禹清  来源:本网

滕世地在危崖道路边割草

 

“一条路落叶无迹,走过我、走过你,我想问你的足迹,山无言水无语……”歌手张行浑厚的歌声,让我从云阳渠马白岩便民路走过,便情不自禁地唱起。不是走过,其实是爬行,是跋涉,因为道路实在陡峭!

从渠马新街到白岩冠顶,有一条5000米蜿蜒崎岖的山路,海拔达400多米,有近70度的坡度。近年来,村民每每走过这条路,无不感激一个人,他叫滕世地,一个90高龄的剃头匠老人,一个多年料“理”道路两旁杂草的护路老人。

跪着割草:只为老人上街、小孩上学方便

     “与人方便,大家都方便。街上都光溜溜的,我把路两边的茅草割干净,老人上街、小孩上学不绊脚,雨天不打湿裤子,就好噻。”近日,笔者走近滕世地,他这番朴实的话给我深刻的印象。眼前的他,一身老农民的打扮,身板有些佝偻,耳朵听力不好,但精神矍铄,白胡子、白眉毛,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我这把年纪,只有一个病,尾椎骨质增生”滕老说。

原来,从新街到山顶白岩冠,为方便村民出行,政府出资50多万修起了便民路。过去的羊肠小路,经过工人拓宽,浇筑砂石混凝土成为便民路,极大方便了邻近村民出行。但是,茅草坡的杂草杂枝长得快,如果无人修理,久而久之,茅草封路,杂枝横行,村民出行仍然很难。特别是雨天,老人小孩出门一身干衣服,穿过这条路后,小路两旁茅草上的雨水浸湿衣裤。

村民70高龄赖德建给我讲起一件事。今年91日,是学校开学的第一天。这天,渠马下起特大暴雨,虽然这条路没有垮塌裂断,但道路两旁的杂草一人多深,学生根本走不下来。就在这天,赖德建老人背着一周的生活用品牵着读学前班的孙子上学。

当他走到半路上,断断续续的山歌传来。他站着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老人戴着烂草帽,光着膀子、跪在地上挥镰割草。呼呼啦啦的割草声、山洪的轰鸣和老人的歌声交会在一起。赖德建卸下背篓,三步并作两步跑下去,“滕老汉啊,你是在积德行善啊,您把草割了,娃娃上学走路就不打湿衣服了噻。”“是的,是的,你看看,草这么深,如果不割,娃娃囊个走得下去哦。”滕老停下唱歌抬起头。赖德建随身掏出10块钱,“您拿去打酒喝吧,是我的一点心意。”滕老笑了,怎么都不肯收,“我也不是你请来的,要你给个么子钱嘛。”原来,滕老一大早,得知娃娃要上学,又遇到大雨,就来不及吃早饭,就拄着竹篙、带上镰刀上山了。

说句大实话:为了心中那份感恩心

走进滕世地家,老人和我摆起来。现在儿孙满堂,儿子女儿都能找口饭吃,孙子都成人了。老伴也近80岁,可惜多病,是个药罐子。老两口一是自己种点蔬菜和粗粮,二是靠政府低保和老年保险补助度日。说起政府的帮扶,滕老感到很满足,对国家对群众有深深的感恩之情。“国家给老年人老年保险补助,村民让我吃低保,都是国家拿出钱来的啊。”老人眼含热泪絮絮叨叨地说,“我是国民党时期出生的,从历史以来,有人有世界,只有现在最好。共产党给我钱,我拿来买米卖肉,囊个都吃不完呢。”

原来,滕老觉得,自己一把老骨头了,为地方政府和村里老百姓做不了什么,眼看这条几年前便民路修好后,茅草长得快,老人和小孩从这里上山和下山的,很不方便。滕世地看在眼里,五年前自制一把镰刀和刀鞘随身携带。每年上半年的45月间,和下半年的910月间,他就一大早喝上几口治骨质增生的药酒后,带上割草工具哼起山歌,从山脚到山顶,一路割、割、割。虽因骨质增生,站着不行,弯腰不行,他那就跪着,一刀一刀地割。“每一季,割个10天半月才得行,我要给这条路割一辈子。”滕老笑着对我说。

好个快活人:感恩教育的活教材

“我们要向滕爷爷学习,学习他把奉献和感恩当作一种习惯。”日前,渠马小学研究决定,把滕老不计报酬管护白岩便民路的事迹在师生中广泛宣传,并作为学生道德感悟教育的活教材,把这条路作为德育教育基地。

各班积极响应。通过实地走路、亲身走访、现场劳动体验等方式,在走中学、学中感、感中悟。活动中,师生一起爬山,一起观摩,无不爬得汗流浃背。眼看5000多米的山路两旁,被滕老一刀一刀割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心生万千感慨。“路好长、好陡哦,两旁割得好干净,滕爷爷真不简单!”三年级的赖家涛摸着滕老的镰刀和刀鞘说。

和滕老聊天,他张嘴儿就是一阵哈哈大笑。据村干部邓组长介绍,滕老还是个理发师傅,工龄有70多年了。他给村民理发,没个定价,光顾的人有的给几个,5块、3块、两块的,有的也没给,他也不计较。“都是村头的,别个没钱给,总有困难噻。”滕老告诉我,一日三餐吃么子都是香的,一天要吃一斤米的干饭,蔬菜也要吃几碗,隔天吃一斤猪肉。“好一个滕老,好饭量、好口福啊!”我惊讶不已。

离开滕老下山回家,不觉暮色渐起。走在白岩便民路上,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道路两旁的杂草割得光光溜溜,远处的草尖有晶莹的雨水闪烁。我想起拄着竹竿的滕老、想起他的镰刀,还有跪着一茬一茬割草的样子。

 

 

编辑:陈麒  责任编辑:杨嘉

凤来谷鳅田稻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